康复者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康复者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微消息+ 发布

橙汁味的风八月十五就要来了,一年快要过完了。
09-12 22:53
green5处暑已过,伏天结束。让我们庆祝夏天的消逝!
08-24 08:47
green5今天立秋,祝各位坛友健康快乐!
08-07 16:33
moses立秋将至,朋友们注意护理自己的情绪
08-04 13:09
moses多灾多难的一年里,祝愿论坛里的朋友们平安喜乐,也祝愿我们的祖国度过难关,繁荣昌盛!
07-25 10:19
moses恭祝论坛里的朋友,端午安康
06-13 17:14
撒腿跑的橙子新年快乐
01-02 14:16
自言自娱 (浓郁的咖啡)迎接全新的一年来到!
01-01 21:23
自言自娱辛苦了,站长。
11-21 19:34
系统消息:网站由于未知原因导致无法访问,经过后台处理,现已经可以正常访问。由此给大家带来的不便,请谅解~
11-21 12:56
moses祝大家节日快乐
10-01 09:07
moses渐入深秋,勤添衣裳~
09-17 18:26
lianyiathena我的心声
09-01 21:31
moses立秋已过,天气渐凉~
08-09 21:47
查看: 135|回复: 4

亲情抵不过金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8-30 15:5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爷爷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我爸和他妹妹也就是我姑妈。我奶奶二十几年前就过世了,二十年前我爸单位分配房子,当时要拿那套七十几平的房子要拿出我妈单位分配的公租房大概六十几平调剂给我爸单位的同事(我妈单位分配的公租房后来也是可以花一万多买下的)另外再出三万块就可以拿下那套七十几平的房子,我爷爷和我爸是一个单位的我爷爷有三十年工龄,当时的政策用我爷爷的工龄置换那套房子可以省三千多块,我爸为了省点钱就借用我爷爷的工龄加上我妈单位分配的公租房个人出资两万多置换了那套七十几平方的房子。(也就是说名义上是我爷爷的遗产,实际是我爸的房子)
我爷爷在六年前得了癌症,当时我爷爷生病我们家都是瞒着我爷爷的,我爷爷本人并不知道他得了癌症,当时我爸的朋友在房管局工作也有提醒我爸说应该早些把房子过户避免以后有争端,但我爸和我妈回来商量之后觉得1如果这时候告诉我爷爷,可能他老人家就会瞎想,影响他的身体。2我爸妈想想我姑妈不是那样的人,我们两家关系很好,以后签字什么的肯定没事。结果就把这件事放一边了。然后我爷爷在四年前过世了,这件事也就拖下来了。
我们家现在住的是十年前买的商品房,在上个月我爸妈想到那套房子的历史问题早晚是要解决的,然后就跟我姑妈联系告诉她那套房子由来的前因后果,我姑妈当时是同意去签字的,说下个星期五让他儿子也就是我表弟请半天假带下孙子,她抽空和我爸去办理。(我姑妈的家庭情况是我姑父还在上班,我表弟已经结婚并有个两岁的儿子,我姑妈和她儿子儿媳住一起帮他们带孩子。他家目前住的房子是五年前贷款购买我表弟在还贷)。然后到了约好签字那个星期的星期二,我姑妈晚上打电话给我爸她开口就是那套房子她要分,我爸当时直接懵了,跟她说事情的前后都跟你说清楚了,这套房子实际上我爸本人的房子,然后我姑妈说我爷爷他也服侍的,跟我爸说:法律么你也懂的。然后我爸隔天就去找了他叔叔(我爷爷的弟弟,他没有儿女相当于我爸和我姑姑的亲爸爸一样。)我二爷爷当时就拿起电话打给我姑妈,我表弟接的电话电话里大概说的是我姑姑不在家,然后说我姑姑是个忠厚的人。之后我爸打了两次电话给我姑妈她也不接。过了几天我二爷爷说我姑妈去找了他,二爷爷把道理跟她说的清清楚楚,包括那个房子来龙去脉,亲情关系,陈述利弊告诉她虽然我爷爷不在了,但是当年分配房子单位的经手人都是可以出来作证的,说当时为了省三千多用我爷爷的名字现在翻十倍给她现金,并说如果我姑妈还是要这样固执己见他本人也和我姑妈断绝一切往来,我姑妈全程只是默不作声,只是坚持说我爸的她不要,我爷爷的她要的。
我和我爸妈和我二爷爷为了这事连觉都睡不好,我们都想不通为什么这个事情会是这样的发展,我爸想不通他的亲妹妹一直很热心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要来分他自己的房子。我妈也想不通为什么对我姑妈向亲兄妹一样(每年后年前我妈都担心姑妈家菜备的不多,过年前都会给她家送去,甚至带我姑妈和我姑父包括他父母短途游,还给我姑妈买衣服)为什么她就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我也想不通表弟之前和我天天微信聊天的包括我姑妈打电话给我爸当天他和我在微信还聊得开开心心,结果从那天后至今我表弟未有任何信息发给我。两个礼拜前我自己去了一趟我姑妈家,她在家带孙子,我就问她为什么要这样,然后我把逻辑分析给她听,我说我爷爷不是突然走的,生病一年半直到死前头脑都很清楚的我爷爷临终前把他所有的积蓄10万元分给儿女一人五万,我说我爷爷又不偏袒儿子的一个人,他有房子能不分给你?就是因为我爷爷意识中很清楚那套房子就是我爸的所以他自己都没想到那套房子。我姑妈没有出声,然后我问她究竟什么原因要这样做她说我妈对她不好,说我妈有次对她说话语气重了什么的。说我们肯定觉得她是要钱去还她欠的房贷,她就是为了一口气。其实我妈对她好我真的是再清楚不过了,但我没有为我妈开脱,怕她也当我是阶级敌人。还说对我爸没意见,我又问她你对我有意见么?是不是我不尊重你?她说对我这个侄子也没半点意见。我和她说钱买不到生命买不到健康,这样真的没意思。过程中我都难受的哭了。她说她自己也睡不好天天胡想,她说晚上我爸约了两个堂兄做中间人一起去谈这事,叫我先回去,走的时候我让她保重身体。
那天晚上我爸和我姑妈还有两个堂兄找了个地方一起坐下来谈这件事,我姑妈还是那两个观点,被我爸给驳回去了,我爸对她说我妈待她不薄,她儿子结婚办酒我妈去付了四万多,就连那天她背的包都是我妈给她买的。整个过程中她也是找不到什么理由来反驳了,但最后还是她还是说我爸的她不要,我爷爷的她要的。最后没办法我爸拿出了他单位开具的分配房屋的说明复印件,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这房子是分配给我爸的,我爷爷当时已经退休不得分房,包括确实是为了省三千多元用的我爷爷工龄。还有两位当时分配房子领导的签名盖章。还有我妈当时单位分配公租房写我妈名字的单据。都给她带回家,让她好好考虑并且让她可以去我爸单位证实这个情况。结果几天后我爸的堂兄给他发信息说我姑妈还是坚持说我爸的她不要,我爷爷的她要的。
后来我爸那两个堂兄分别联系我姑妈,他们约我姑妈出来谈我爸不参与,她也直接回绝了。
我表弟从那天后从来没有和我联系过,前两天他让他老婆把他保管的以前我们网上卖东西赚的几千块钱支付宝转给我一半,没有任何留言,感觉就是划清界限。我妈昨天跟我说她打电话给我表弟,说对他家到底怎么样,电话里我表弟都认可的,还说这件事他不参与的,我知道的是亲戚说我姑父说也不参与这事,我表弟现在也说不参与这事,那我想一家三口人两个人都没有想法就我姑妈为了这房子半点不念亲情?
现在我真的是做啥都没心思了,以前想想那都是电视新闻里的剧情,真是没想到会发生在我身上,别人争得都是父母留下的遗产,可这房子事实上是我爸的。

 楼主| 发表于 2021-8-30 15: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对嫡亲姐妹为源起于20年前的房产纠纷打起了官司,由于她们的母亲到庭作证,法院查清了事实。一审法院判决讼争房产归原告程红所有,被告程梅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协助过户。二审过程中,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原告程红自愿再一次性补偿被告程梅15000元。1月23日,随着南通市中级法院民事调解书的送达,此案画上句号。

  姐妹共同获赠房产原告程红、被告程梅为同胞姐妹。1986年9月30日,她们共同的亲生母亲沈娟立据一份,载明:我有一子六女,经考虑再三,四女程红、五女程梅二人住房紧张,居住困难,故将坐落在县城某路某号我所继承先母之遗产住房两间半、天井一方,无偿赠送,交由程红、程梅二人继承,他人不得争议。沈娟在赠送人处签名盖章,沈娟丈夫程元、儿子程权在赞同人处签名盖章,沈娟的另外两个女儿小花、小林在见证人处签名盖章。该字据共三份,程红、程梅、程权各执一份。

  1989年3月3日,当地土地管理所收到程红申报土地使用权的登记表、草表、示意图后,收取了程红缴纳的土地申报费。同日,土管所出具土地使用权登记证明一份,证明程红申请登记用地面积为75平方米,待核定无异议后,凭此证明领取国有土地使用权证。

  1990年9月1日,县发证办向程红颁发了上述房屋的《房屋所有权证》,载明:所有权人为程红,共有人为程梅,所有权性质为私有,砖木结构房屋1.5间,面积21.18平米,简易结构房屋2间,面积23.66平米,从房屋所有权证附图可见,两处房屋成丁字形,中间包含有一方天井。同日,县发证办还颁发了上述房屋的《房屋共有权保持证》一本,载明:除发房屋所有权证给程红收执外,特加发此证,给程梅收执。事实上,该证一直由程红领收。

  一场官司打破平静亲姐妹共同接受母亲赠与财产,本是双利双赢的好事,不应存在什么问题。意想不到的是,20多年的风平浪静,却被一场官司打破。

  2008年8月,程红一纸诉状将程梅告上法庭。原告程红诉称,我与妹妹程梅共同获赠母亲房产后,因该房屋年久失修,随时有坍塌的危险,我在此后几年内即与程梅协商,提出两点建议:一是该房产全部给程梅,由程梅适当给付我房产转让补偿;二是由程梅将此房产全部给我,我适当给付程梅房产转让补偿。程梅当着父亲及家人的面明确表态,放弃该房屋的产权,并由父亲定夺由我给付程梅房产转让补偿费人民币1000元。1989年8月1日,我将1000元人民币给付了程梅,程梅同日出具收条一份。此后几个月内,程梅认为该房产转让补偿费偏低,找父亲要求再行补偿。在父亲及家人的劝说下,我又分两次再补偿了程梅1000元。至此,我共给付程梅房产转让补偿费人民币2000元,也明确了我系该房产的产权人。此后,我几次对该房屋进行修缮,办理了水、电开户,耗资近万元。近年来,我一直要求程梅配合我办理产权变更登记,但程梅均未同意。现请求法院判决认定房产归我一人所有,取消程梅共有人资格,判令被告程梅协助我办理产权变更登记。

  被告程梅辩称,我与原告程红共同接受母亲赠与两间房屋及天井是事实,房屋产权证上也注明我为共有权人,我从来没有将我的份额转让给程红,也未收取所谓房屋转让费用。1989年8月1日,我确实收到程红1000元人民币,但该款不是房屋转让费。现请求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程红的诉讼请求。

  母亲出庭说明情况本案庭审过程中,由于没有书面协议佐证,原告程红为了证明被告程梅已经放弃案涉房屋中原有份额,除出具1989年8月1日程梅出具的收条一份外,主要申请了7位证人到庭作证。

  证人解某证明,他是房屋修缮人员,从1989年8月底、9月初开始,先后六次修缮讼争房屋,修理费用1万多元,都是程红丈夫付的账。

  证人杨某证明,她曾租过讼争房屋,租金给了程红丈夫。有一次,有人想租讼争房屋,请她帮助联系,由于她没有程红家的电话,就把要租房屋的人领到程梅处,由程梅提供了程红家的联系电话。

  证人张某证明,程红丈夫出钱修缮过讼争房屋。

  应当说,上述证据直接证明力都略显不足。此时,关键证人沈娟(原、被告共同的母亲)出庭了。沈娟证明:我丈夫在世时,程红和程梅为谁得全部房屋(指讼争房屋)协商。当时程梅说她不要房子,要钱。双方也没有说具体多少钱。经我丈夫参与协调,程红给了程梅1000元。后来程梅嫌少,我丈夫又召集她们协商,后程红又给了1000元。程梅收到2000元后再没有谈过这个房屋的事,这个事已经过了10多年了。去年听说那块地方要拆迁,下半年程梅跟我说,她还想要这个房屋。程梅拿了程红2000元,我都在场,后一次给款与前第一次给款相距不足一个星期。

  程红和程梅两人的弟弟当庭作证称:1986年9月底,我妈妈将房屋给程红和程梅,我们全家都是同意的。由于房屋年久失修,在房屋要倒塌的情况下,程红和程梅就协商房屋归一方所有,另一方得钱,并找到我父亲,我父亲也是同意的。由于程梅经济条件不太好,就对程红说,她得钱,她不要房子。在1989年时程红给了程梅1000元,程红接受房屋后进行了维修。后程梅嫌钱少,找到爸爸,我爸爸让我去把程红找来,由程红再给了程梅1000元,是分两次给的,各给了500元。当时我爸爸当着她们的面说过的,这个房屋以后归程红所有,与其他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程红前后三次给钱程梅,我都在场。程红与程梅协商房屋归属时,在场人有我、我父母、六姐、三姐、三姐夫以及程红和程梅。

  此外,程红和程梅共同妹夫、姐夫亦到庭作证,他们作证的内容也与上述两证人的证言基本相符。

  被告程梅未到庭,其委托代理人除对收条的性质提出一定异议外,主要对关键证人的证词提出非议。他提出原、被告共同的母亲、弟弟、姐夫、妹夫与本案有利害关系,证言不可信。其他证人所作证词不能达到原告的证明目的,故而不能认定房屋份额转让关系的存在。综上,无论是收条,还是证人证言,均不能证明被告程梅放弃了房屋共有权。

  庭审后,法院为了进一步查清案件事实,找程梅核实相关事实并做调解工作,程梅不予配合,致相关工作无法进行。

  公正判决释明法理海安县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在于原、被告是否达成房屋买卖的一致意见并交付房款?由于本案当事人间的特殊身份关系,双方未订立书面房屋买卖合同,房屋买卖是否成立就要看证人证言能否采信。

  综合原、被告所举证据情况来看,促成原、被告买卖房屋的关键人,即原、被告的父亲已去世,原、被告的母亲尚在。原、被告父母共生六女一子,原告程红申请了母亲、一个姐夫、一个妹夫、双方弟弟作为证人到庭作证,同时还申请了房屋修缮人、一段时间内承租该房屋的承租人及一位邻居到庭作证,七位证人的证词均佐证了原告所主张的房屋买卖事实。被告认为,七位证人中有四位是原告的亲属,与原告有利害关系,其证言不能采信。对此,法院认为,原、被告系嫡亲姐妹,待证事实发生在家庭内部,四位与原告有亲戚关系的证人同时也与被告具有相同的亲戚关系,证人身份关系本身在本案中不影响证言的证明效力。对于原、被告是否有房屋买卖的意思、最终有无达成一致意见,作为家庭成员客观上容易了解,其到庭作证,不违反法律规定。故对被告这一辩称意见,不予采信。

  原告除了申请证人出庭作证外,为了证明原、被告已经达成房屋买卖的一致意见,还提供了被告出具的收条一份。法院认为,仅从收条本身,确实不能证明该款与本案有直接关联,但引起这一后果的主要责任在于出具收条的被告,结合多名证人证言所证明的事实,可以确认该收条即为房屋转让款。被告对此提出反驳意见依法负有举证责任,但其未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故对其所辩不予采信。

  综合原告提供的书证及证人证言,应当认定原、被告间已经达成房屋买卖的一致意见,口头合同成立且因不违反法律规定而生效。因被告交付房屋、原告交付价款的义务均已履行完毕,故而合同当事人各自履行了房屋买卖合同的主要约定义务。但根据我国合同法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和房屋买卖合同的性质,协助过户是卖房人的附随义务,被告程梅仍应履行。遂依照《合同法》、《物权法》的有关规定,判决讼争房屋所有权中的共有权转归原告程红所有,被告程梅于判决生效十日内协助原告程红办理上述房屋所有权证的变更登记。

  一审判决后,被告程梅不服,提出上诉。

  二审过程中,经中院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约定被上诉人程红自愿再一次性补偿上诉人程梅15000元。
 楼主| 发表于 2021-8-30 16: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出门时忘带钱包和钥匙没关系,但若不带辣椒水喷雾,长沙市民刘美娇便会觉得毫无安全感;和刘美娇类似,妹妹刘丽娇也是铁锤和汽油放在包内,从不离身。而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她俩这样做不是为了防色狼、劫匪等坏人,而是为了互相提防对方。

  那么是什么让两姐妹相互间要如此敌视和戒备呢?

  小区内打斗,用上辣椒水

  11日上午10点,记者来到长沙市雨花区福乐名园小区,说起两姐妹10日晚的打斗,业主们直摇头。

  10日晚9点左右,业主陈先生听到吵闹声后跑过去查看情况。“她们在小区花坛边打了起来,瘦弱一点的刘美娇被掐倒在地上不断喊救命,掐着她的刘丽娇则一个劲地催促她还钱。”陈先生说,“被摁在地上的刘美娇挣脱不得,只好挥舞着双手乱抓,趁着僵持的间隙,刘美娇忽然从包内拿出一瓶辣椒喷雾,对着刘丽娇就是一喷,逼得她直退。随后刘丽娇的老公拿着拖把赶来参战,又打了起来,派出所民警来到现场后,将双方都带走,这才消停下来。”

  小区一些居民都认识这两姐妹,对她们俩的矛盾也有所耳闻,“她们在小区里骂架、打架是很平常的事。”

  五姊妹分两派,互不走动

  11日上午11点多,记者在左家塘派出所见到了这对“冤家”姐妹,刘家的其余三姊妹也都来到了派出所,大家一晚上没合眼,民警一直在调解此事,但双方谁都不听劝。

  刘丽娇今年52岁,排行老五。“1996年,父亲购买了一套90多平方米的单位福利房,是我、三姐刘美娇、二哥刘富荣一起出资购买的。父亲去世后,房子一直由母亲住着。2011年母亲去世前,把房子给了三姐和二哥,我向哥哥姐姐要当时的购房款,他们却不承认我出资。”刘丽娇气愤地说。

  大姐刘昱娇表示,“为房产的事,五姊妹都成仇人了,我和四妹五妹站一边,老二和老三是一边,母亲去世后,两边人再没走动过。”

  在派出所内两姐妹仍大吵大闹,争执中激动的刘丽娇突然从包内拿出了一个饮料瓶试图拧开,被民警一把夺下。经查,饮料瓶内装的是汽油,而在刘丽娇包内,民警还搜出了铁锤、梅花锥等物件。民警随后对刘丽娇进行了调查,刘美娇承认,“这些东西在包里放了几个月了,刘美娇能叫人来打我,我要准备防身用。”

  记者 潘显璇 实习生 曾思宇

  叹息

  “为争房产打过两次官司,姊妹间已没亲情可言了”

  11日下午,记者致电刘丽娇,但对方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只有刘富荣接受了采访,他告诉记者,“房产归我和刘美娇,母亲是有遗嘱的,而买房时刘丽娇根本就没出钱。”

  为此,刘富荣还拿出了法院的判决书,记者看到,为房产的事,五姊妹打过两次官司,刘丽娇两次败诉。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书显示,由于有遗嘱,而刘丽娇难以举出出资购买的证据,这套房产,由刘富荣和刘美娇继承。

  “但刘丽娇就是不服,多次找刘美娇麻烦,她都不敢出门,为防身,辣椒喷雾都随身带了好几个月了。大家见了面就是打,没什么亲情可言了。”刘富荣叹息道。

 楼主| 发表于 2021-8-30 16: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慈溪新闻网讯龙山镇龙山所村一弄堂内,有相邻的两间楼房和一间平房,这里曾住着一对老夫妻,生养了5个女儿。而在老人们去世后,为了这处房产,老二、老四、老五把老三、老大告上了法庭。

老父亲立下遗嘱 希望五姐妹团结友好

“五个儿子争房子打官司的事听说过,五个女儿也这样却从没听说过。”近日,范市法庭审判庭内,开庭前,五姐妹的亲戚和邻居议论声不断。

老大告诉记者,她们五姐妹本来关系很好,两个妹妹在宁波,一个在掌起,生活都不错,只有三妹有小儿麻痹症,从小残疾,没有出嫁,留在父母身边。

“三妹虽然残疾,但家务活干得好,母亲长年患病,最后几年都是三妹在照顾,喂饭、擦洗身体、服侍大小便等等。”老大说,80多岁的父亲也日渐衰弱,需要人照料,这些也是老三在承担。

2012年3月,老父亲立下遗嘱:房屋和屋内家具生活用品由老三继承,并希望其他几个女儿少点私心、多些宽容,不要为遗产之事发生矛盾,姐妹间要团结友好、常来常往。老父亲最放心不下身有残疾的老三,希望其他几个姐妹都能在物资、精神上帮助关心她。遗嘱上还有娘舅等4位亲友作为见证人签字。

老父愿望落空 为争房产姐妹上法庭

今年4月,父亲去世才过百天,几个姐妹就为房产的事,闹上了法庭。

老大说,因为小妹离婚等一些家庭事务,父母与五妹发生过争吵,导致双方对立。“我本来与小妹关系最好,在她离婚的事情上,我也是站在父亲这边,劝她不要离,结果她也认为我不帮她。”

父女生隙,姐妹情疏。“小妹渐渐回来少了,而且一来就跟父亲吵架、怄气。”2012年6月,母亲去世。“妈妈生前口头有交代:我过世了财产留给你们爸爸,你们爸爸过世交给你妹妹(指老三)。”老大说,母亲生前是教师,绝对想不到女儿们会因为房子的事闹上法庭。

今年1月,父亲去世。“父母去世相隔才一年半,这段时间里,小妹没有打过一个电话给父亲。”老大说,现在父亲去世才过百天,小妹、老二、老四一起把她和老三告上法庭。“她们去吵残疾妹妹的事,不应该。”

原告三姐妹未出庭 法庭调解不成功

调解就要开始了,老三拄着拐杖,被人搀扶着一瘸一拐走进来。“房子是父母留给我的,她们不应该这样对待我。”老三说,她对待姐妹无差别,当初4个姐妹出嫁,当嫁妆的被子、衣服都是她做的;后来外甥出生,衣服也是她一针一线做出来的。

两个被告都出庭了,三个原告却没来,只来了代理人。承办法官试图对双方进行调解,来旁听的亲戚、邻居都赞同。

代理人表示,原告除了房子之外,想知道母亲过世后留下了多少存款和其他的财产。调解的前提是要弄清财产,如果没弄清,就没有调解必要。

调解不成功,法庭将择日开庭审理。五姐妹的娘舅很是心痛地说,“我好多个晚上给她们五姐妹调解,但她们性格都很倔。等法院判下来,亲情就断了。希望她们都能一起来,好好调解。”娘舅一直想不明白,亲姐妹之间,有什么不能好好谈的?

57

主题

504

帖子

141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16
发表于 2021-8-30 22:4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遇到利益的时候,不要说亲兄妹了,连父子都会反目。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康复者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康复者论坛  

网站地图

GMT+8, 2021-9-19 11:04 , Processed in 0.240530 second(s), 4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