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者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康复者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微消息+ 发布

moses高考临近,恭祝高考的小朋友们金榜题名
07-05 16:38
moses盛夏到来,愿你可以拥抱阳光,满心欢喜
06-06 16:49
查看: 310|回复: 0

[双相情感障碍] 【陪伴故事】从求助者到陪伴者—— 一个双相男孩的自救 || 渡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4 09: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为什么能够康复
15岁那年我患病,至今已经10年。

刚开始去当地医院就诊,说是抑郁症,治了三年多没有效果。后辗转到省精神卫生中心就诊,确诊为双相情感障碍。

按双相治疗两个月后,感到明显好转。在此过程中,药物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对我来讲,更重要的是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然后努力提醒自己不强求,并心怀感恩和满足。医生用药只能帮我消除躯体不适,真正的康复主要依赖于切实感受到了进步,并强化积极的情感体验,从而改变不满现实的生活态度。

那时,我对自己的要求是能够自理,不给别人添麻烦,少让父母操心,养活自己。这种无欲无求的心态给了我喘息的机会,让受伤的心灵和残缺的社会功能逐渐康复。
刚开始我也不知道自救,在两次痛苦的抑郁发作之后,偶然看到一个医学节目才恍然大悟:痛苦可以将人毁灭,亦可以激发无限的求生欲。从我认识到自己抑郁的那刻,我便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坚持下去。

我分析自己患病的诱因,主要来自家庭。父母对我只有苛刻的要求和永无止境的批评教育,他们最常说的话是,“你看人家某某人的孩子”……但我现在不怪他们,我父母没读多少书,他们自小吃了那么多苦,接受的也是同样的教育,所以理所应当地将之复制于我的身上。

有人跟我说,“你真是个好孩子,你都有病还能理解爸爸妈妈。”坦白讲,如果我不这样想,我永远无法康复,整天活在埋怨、痛恨当中。
结缘“渡过”
从小我就喜欢读各种各样的书,尤其是医学和哲学,得病后也是如此。曾经很想成为一名医生,后来因为疾病导致动作不协调、手抖便放弃了。高中因病休学后去读了一所中专学习营养配餐,后来又到社会上打工,一年之内断断续续换了好多工作。

工作后发现自己跟个傻瓜似的,什么都不懂,没掌握一项职业技能,不了解社会是如何运转的。于是我跟父母提出,还想再上学,他们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当时还想继续研修营养学,因为医学是不允许自考,我最后选了省城一所大学的法律专业。入学第一年,我创办自考生自己的组织——自律委员会,担任第一届主席,拿到学校颁发的很多荣誉。从第二年开始一心读书,还自学了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专业本科,先后就职于一家青少年心理干预中心和某职业中专。病情也逐渐稳定。
转眼到了2018年10月,此时的我已毕业工作了两年。出于自救的目的,怀着对心理学的无比热忱,我决定全职考研。

看着一本本厚厚的专业书,我很焦虑,怕自己考不上,每天处于一种神经紧绷的状态,学习效率严重下降。

心理学专业的背景提醒我必须有所改变,于是我在网上开始搜寻有没有合适的咨询师,准备做网络咨询。无意中搜索到“渡过”,看到平台推出的“陪伴者计划”,决定尝试一下,由此结识了我的陪伴者金美老师。
贤者渡我
那天,我在“渡过”服务号里填写求助申请表时遇到麻烦,正一筹莫展时,负责客服的薇薇得知后,迅速帮我联系金美老师。她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和温柔的声音温暖了我,在这里感谢薇薇。
很快我收到了金美老师打来的电话。“金美老师好。”我跟她打招呼。

“叫我金美姐就行。”我略带拘谨的叫了一声,她爽朗地答应了,说:“看,这多亲切!”

听到她略带乡音的普通话,内心平静了许多。我像遇到亲人一般,噼里啪啦说了半个多小时,金美老师恰到好处的回应和表达,让我感到被关注、理解和支持。在认真听我倾诉后,她不失客观地指出了我的一些认知偏差,并以过来人的视角给出了一些建议。

她真诚的自我暴露和鼓励使我丝毫没有羞耻和尴尬的感觉。首次沟通后,我认为她是值得信赖的,在她的指导下,我顺利提交了自己的资料。
随后她又给我制定了一些康复计划,包括学习和运动方面的,并建议我学习正念,每天早、中、晚练习正念呼吸训练。

我知道运动对康复的重要性,但是我早晨起不来,这时又会产生内疚感。她说,先给自己制定一个小的目标,允许自己醒来后犹豫十五分钟再起床;能够按时起床时,就奖励自己一次,当坚持一段时间后,就形成了习惯。这时再制定下一个目标,制定的目标一定是努努力就能够得着。

她监督我早起、运动,并且时常会收到她发来宽慰人心的文字。她还身体力行的去跑步,有时会约我起来,各自跑步,然后在群里分享。
一天,我正在看自考书,思绪又飘走了。想到父母是农民,含辛茹苦把我跟姐姐拉扯大,省吃俭用只为我跟姐姐将来能够出人头地。我患病花了家里二三十万,很想通过考研走出农村,到大城市打拼,找一份比较好的工作来养活自己,孝顺父母。但是考不上研究生,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怎么办?

这种想法很快占据了大脑,我无法控制自己,再一次陷入了恐慌、焦虑、自责、内疚中。我立刻给金美老师发去了信息,告诉她自己的状态不好。

她迅速回信并指出:我的焦虑很大一部分来自生存焦虑。当一个人的理想和现实差距很大时,就会产生内心冲突,其实每个人都有生存焦虑,这是很正常的,也不必埋怨自己。一个人很难掌控未来发生的事情,孔子说“尽人事,听天命”,尽力做好当下的事情就好,既不后悔过去,也不焦虑未来。


虽然我还无法完全摆脱焦虑的状态,但是金美老师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成为陪伴者
通过几次交流,金美老师认为我的经历和学识可以帮到别人。于是,她推荐我进入“渡过”家长群,并鼓励我分享自己的求学经历和斗争之路。
在群里,我注意到很多家长都会问,“为什么得病的是我的孩子?”他们接受不了以前那么优秀的孩子怎么会突然垮掉,变成自己最不愿看到、最令人失望的样子?

有的家长认为孩子的某些表现,不是病是矫情,因此忽略对他们的关心。其实患病的孩子格外需要关注和陪伴,尽管会常对父母发脾气、宣泄不满,实则是想提醒父母,“你看,我都这么痛苦了,还不来陪陪我?”然而家长却会把孩子发出的这些求救信号,视作无理取闹。因此,家长要多点包容和耐心,不要让孩子独自承受,理解是治疗抑郁的重要处方。
好多家长看到我走出来了,觉得我很幸运。然而,我很羡慕他们的孩子。他们最起码有父母的关爱和支持,而我却没有。父母一直不理解我是得病了,发病时15岁,看病也是自己一个人,工作基本是两三个月一换。

躁狂的时候,我很容易与同事起冲突,包括客户。最可怕的是抑郁来袭,那滋味真的是生不如死。我不记得自己怎么挺过来的,但我记得自己得到了好多人的帮助,就像现在得到“渡过”帮助一样。在我每一个重要时期,都会出现至少一个“重要他人”陪伴我。
有人问我,为什么能撑了十年?说实话,我曾经也想过一死了之。可是,每当我正想放弃时,我会看到之前努力挣扎的自己。就这样放弃岂不是太可惜?我想象到假如我自杀,父母整日以泪洗面、痛不欲生的画面,怎么可以这么没有责任心、这么残忍?

渐渐地,我习惯了接受了病后的自己,不再幻想、留恋那个所谓“健康的自己”。我在一份文献上看到一组数据,抑郁症自杀大多在得病前三年,病程越长,自杀率越低。原因之一是患者会慢慢适应,以前放不下的会慢慢放下,逐渐回归正常生活。 我告诉自己:我已经经历了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我熬过来了,以后再没有任何可以打倒我的东西!

刚开始,我是抱着尝试的心态,在家长群义务帮助群内父母认识疾病、了解孩子,并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给正在遭受相同经历的家庭,给他们力量和希望。我也从中收获了家长们的认可和鼓励。
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信息:“李鹏你好,能申请你做我孩子的陪伴者吗?”
我非常高兴,因为有人认可了自己,是对自己付出的肯定。后来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我萌生了做一位陪伴者的想法,同时又担心自己能力有限。

我把自己的困惑告诉了金美老师,她说:“你的患病经历,再加上你有心理学的知识储备,你可以的,能做好的。”

得到她的鼓励,我向“渡过”平台发起申请做一名陪伴者,希望帮助更多的人、实现自己更大的价值。
现在,我依然每天会坚持拿出一段时间来与群内的家长义务分享。我与他们也建立了感情,这是一种相互的支持。
这段话送给所有父母:每个时代都有其特征,出生于不同时代的人价值观不同。正因为如此,发展心理学才强调研究人的心理发展规律一定要考虑时代特征。如果您不认可孩子的价值观,那或许是您对这个时代有意见。

这么看,千禧一代是自我意识觉醒的一代,他们身上或许遗有改革开放早期的影子,努力、奋斗,追求物质和地位;而“颠覆性一代”00后,他们在认同主流价值观的同时,更强调展现个性,释放自我,勇敢做自己,不惧怕与众不同,追求真实的自己。
                                                                                                     本文来源于网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康复者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康复者论坛  

网站地图

GMT+8, 2020-8-7 02:43 , Processed in 0.118061 second(s), 4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