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复者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康复者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微消息+ 发布

moses渐入深秋,勤添衣裳~
09-17 18:26
lianyiathena我的心声
09-01 21:31
moses立秋已过,天气渐凉~
08-09 21:47
查看: 433|回复: 1

与小梅谈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31 08:34: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紫贝壳 于 2019-1-31 08:34 编辑

昨晚,闲来无事,与小梅坐在一起聊天,聊聊她发病前一周的事情,不知道这样的聊天对她会不会有刺激,不过看她的样子,很坦然,没有紧张的感觉。

发病前一周,她经历了几件在她这个年龄段,她认为是比较重要的事情。而我之前不曾听她提起过:

宿舍偷窃

小梅宿舍里有一个平时看上起很乖巧的女孩,俩人关系还不错,但小梅前一段时间一直有丢钱的事情发生,也不多,十几块,但对小梅来说,是她1/3的生活费。有一次,在宿舍起床后,大家都忙着梳洗,那女孩子把手伸进了小梅的口袋,准备“拿”钱,被小梅当场感知到。宿舍好几个舍友,但小梅什么也没说,那女孩自然也就去教室上晚自习。

这件事情发生后,小梅给她写过一封信,那女孩也回信了,大概内容是说:之前只偷过小梅一次钱之类的。她后又还了小梅15块钱。小梅说,这件事情让她很伤心难过,因为她觉得平时看上去那么好的一个同学,怎么会有偷窃行为,尤其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有点不能理解。

车祸事件

与偷窃事件发生在同一个星期,一天下午接近傍晚,村子里一位六十多岁的老爷爷,骑着电动车带着一个两岁多的小孙女,去接大孙女放学,回来的路上,在一个十字路口与一辆大卡发生车辆,三人全部意外身亡。

这件事情虽然是发生在他人身上,但她小梅的影响却是极大的。我后来听父亲跟我提起车祸这件事,当时在村子里,这是一件很沉重的事情,但不曾想到对于一个青春期的孩子这么大的打击。


弟弟生病
小梅妈妈改嫁后育有一男孩儿,当时小梅弟弟大概一岁左右,经常感冒,发烧。本就经济拮据的家庭更是捉襟见肘,为此小梅对弟弟多了一份担心,对家庭多了一份经济上的顾虑。但她说,弟弟生病这件事,对她的影响不算太大。

后来的四五天,小梅晚上就开始睡不着觉,总觉得并一直相信有人在看她,而且是其他班级的同学;晚上休息时不由自主的手上会做出一些发生响声的动作,影响了室友休息;胳膊感觉到有疼痛感。

那个星期的周末,我与小梅通过一次电话,那是她生病前,我与她进行的最后一次通话。电话中,她一直不停在再问我,能不能看见她?远在上海的我,怎么能看到学校里的她,想来,那时她已经进入了疾病的症状期了吧


事隔半年之久,小梅依然能回忆起发病前的种种事情,青春期女孩,一个自我内心矛盾的阶段,内心的迷茫与无助,没有强大的精神世界支撑,没有一个良好的家庭系统支持,很容易找不到自我的价值,更容易产生矛盾的自我。我想不管小梅的父亲有没有精分疾病,小梅这个年龄段所遭遇的一切,对于她这样性格内向的女孩来说,都是一种具大的考验。

后天小梅悠悠的说:要是我没生病该多好啊,那样,说不一定我就谈恋爱了。
就在生病前两周左右,班级里她有一个喜欢的男生,不敢说,不敢看,一直放在心里。没过多久她就住进了医院,出院后,这件事情倒显的淡了许多。


未来的路还很长、、、小梅的路很难走,不仅仅是吃药,上学等经济上的拮据。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继父全身心入在自己儿子身上;妈妈却也是一个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传统女人,且生活的来源完全指靠她现在的丈夫;患有精分的父亲完全康复的可能几乎为零;白内障的奶奶、、、 一家四口人靠着政府扶贫的经济生活。

而她和九岁的妹妹,虽然父母健在,却更像是活成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如风中的落中,不知道道该飘向哪里。

父母离异,家庭贫困,在小梅及妹妹眼里终将是抹不去的阴影,自卑感根深蒂固,很难消除,影响着她们一年又一年,影响着她们在学校、在社会上的每一次表现。

幸得有一外疼爱她们亲如孙女的外公----我的父亲,73岁的父亲,在这个时候依然担起了照顾住院的小梅 ;担起了风雨无阻骑电动车接送妹妹上学、放学的任务;担起了为妹妹准备一日三餐,照顾生活的事情。而这一切本应该有父母完成的,他(她)们却缺席了。

外公,在努力完成着一个父亲或母亲的角色。我相信他能做的很好,因为我和我姐姐的童年也是他这样照顾的。

30年后,父亲再一次担起了这份责任与担挡,虽然年事已高,心却不减当年。

小梅和妹妹,仿佛我都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我和姐姐,仿佛我都看到了长大的她们、、、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

17

主题

138

帖子

32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27
发表于 2019-1-31 12: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别看小时候发生的小事,长大后可能还会烙印在脑海中。

你的父亲二度担起养育小孩子的责任,实在是很令人敬佩。这也让我想起我的父亲照顾我长达40年,至今还是住在一块儿。
小梅身为家中的长女,看来会很关心妹妹和弟弟。说不定过多几年毕业后,就可以在外谋生,帮补她的妈妈(和爸爸)。

这篇文章的排版还真的令人眼前一亮。
维克托·弗兰克尔说:“人一旦找到受苦的意义,例如牺牲的意义,所受的痛苦在某种程度上就终止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康复者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康复者论坛  

网站地图

GMT+8, 2020-9-20 05:28 , Processed in 0.117425 second(s), 4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